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水电发展亟待突破资金困境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故事

水电发展亟待突破资金困境近日,水电企业融资动作不断。先是长江三峡集团于6月1日发行30亿5年期和20亿7年期的中期票据,紧接着6月2日-

水电发展亟待突破资金困境

近日,水电企业融资动作不断。先是长江三峡集团于6月1日发行30亿5年期和20亿7年期的中期票据,紧接着6月2日-3日,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发行20亿元一年期的短期融资券,随后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于6月6日发行10亿元短期融资券。

目前,水电市场基本瓜分完毕,大量资金投入电站建设,水电企业面临较大的债务风险和还贷压力,急需走出当前的资金困境。不论是中期票据,还是短期融资券,这种直接融资方式因其融资成本低,资金使用效率高等优势,越来越受到水电企业的青睐。

债务压力重

水电企业的资产结构较为单一,主要集中在发电设备、电站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和厂房等非流动资产,流动资产占比相对较小。近年来,随着水电站建设规模逐渐扩大,运营资金需求呈上升趋势,造成水电企业短期债务压力持续加重。

根据澜沧江水电公开数据,截至2015年12月31日,该公司合并资产总计1565.92亿元,合并负债总计1220.43 亿元。而信息显示,截至2016年3月31日,该公司合并资产总计1580.80亿元,合并负债总计1229.47 亿元。

2013年至2015年末及2016年3月底,澜沧江水电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40%、79.95%、77.94%及77.78%。截至2016年3 月底,澜沧江水电集团本部银行借款规模为798.0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98.1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61.31亿元,长期借款为638.61亿元。

而雅砻江水电资产负债率近几年也维持在较高水平。2013年至2015年,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1.27%、77.71%和73.38%。截至2015年底,雅砻江水电短期借款4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6亿元, 2016年该公司的负债规模将有所增加。

分析人士指出,债务规模的增加不仅会制约水电企业的偿债能力,而且会对生产经营产生一定影响。此前水电企业短期融资主要通过银行贷款获得,短期资金成本相对较高,且融资渠道较为单一。水电企业希望通过发行短期融资券的方式,逐步摆脱融资单纯依靠银行的局面,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和优化融资结构,从而有望降低融资成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据了解,此次澜沧江水电发行的20亿元和雅砻江水电发行的10亿元短融券,将全部用于偿还公司的到期借款。

项目投资大

由于水电处于资金密集型的电力行业,电站建设具有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的特点,水电企业生产经营规模的扩大、设备维护和技术改造等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澜沧江水电在建项目计划投资分别为76.94亿元、203亿元和133.50亿元,未来计划投资仍将保持较大规模。

雅砻江水电近年来加快推进雅砻江流域的梯级开发。目前,官地、锦屏一级、锦屏二级、桐子林水电项目已全部投产发电。截至2016年3月底,该公司共计已投产1470万千瓦,在建项目为两河口、杨房沟水电站,总装机510万千瓦,六个项目计划总投资共计1869.42亿元,资本支出规模较大。

分析人士表示,虽然水电企业采取谨慎的投资策略,但在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市场环境等因素有可能发生较大的变化,使项目有可能达不到原先预期的收益,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同时,大规模的项目建设也会相应增加公司的负债规模、提高公司的财务杠杆水平,将对公司的财务稳健性带来不利影响。

据悉,三峡集团发行的50亿元中期票据所募资金,将全部用于金沙江下游溪洛渡、向家坝和乌东德水电站建设。

截至2014年底,溪洛渡水电站累计投资807亿元,向家坝水电站累计投资704亿元,两座电站全部机组实现投产发电。根据三峡集团建设规划,溪洛渡、向家坝电站预计还需分别投入146亿元、98亿元,2016年计划分别投入22.96亿元和23.64亿元。

乌东德水电站作为我国继三峡、溪洛渡之后建设的又一座千万千瓦级巨型水电工程,总投资近千亿,目前处于全面建设阶段,对资金的需求量大,所以三峡集团拟将本期中期票据募集资金中的35亿元用于该电站建设。

面临风险多

通过发行票据和债券等融资方式筹集资金,能在较短时间内帮助水电企业缓解债务压力。水电企业虽然在电力市场竞争中具有电源规模和成本优势,但是仍面临电站建设复杂多变、电源结构过于单一、上电价调整等诸多风险。

大型水电站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建设规模大、施工强度高、工期长,对施工的组织管理和物资设备的技术性能要求较高。如果在工程建设的管理中出 现重大失误,水库移民搬迁安置进度滞后,则可能会对整个工程建设进度产生影 响。

此外,水电企业主要业务收入来源于水力发电,电源结构相对单一,水量的多少和季节的分布对电量的生产和销售具有决定性作用。

目前,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全面深化,电力市场竞争持续加剧,虽然水电同火电及其它可再生能源发电相比在优先上和运营成本方面具有一定优势,但竞价上势必带来电价的下降,水电企业利润空间将持续收缩。

以雅砻江水电为例,2013年至2015年,该公司年售电量分别为378.24亿千瓦时、593.85亿千瓦时、653.44亿千瓦时,如果电价每千瓦时增加或减少1分钱,每年将会影响其营业收入逾5亿元。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完善跨省跨区电能交易价格形成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锦屏一级、锦屏二级、官地电站统一上电价自2015年4月20日起由原先的0.3203元/千瓦时调整至0.3084元/千瓦时。2015年底,国家再次降低煤电价格,锦官电源组送江苏上电价面临下调压力,预计锦官电源组统一上电价将下调至0.2911元/千瓦时,水电价格进一步下调趋势明显。

2018年杭州D轮企业
蝴蝶效应
2007年武汉社区A轮企业